2017-10-23 admin

不走寻常路的高亚麟 用“态度”成就良心之作

不走寻常路的高亚麟 用“态度”成就良心之作

“与生活同步,与观众同在”,情景剧作为一种戏剧模式,在欢声笑语之外,它们所具备的特点既有超越生活的先锋性,也有永不更改的正能量。正因为此,情景剧一度红极一时。

从以傅明老人为代表的《我爱我家》到以刘星为代表的《家有儿女》;从唯佟掌柜马首是瞻的《武林外传》到虐“花样好男人”曾小贤的《爱情公寓》,不知不觉间,中国情景剧已经走过了逾二十年的光景。

可惜的是,近几年,随着先鲜肉、小花的强势崛起,流量剧成为了电视荧屏的绝对“掌权者”。此消彼长间,情景剧一度式微,观众仿佛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最原始的快乐。

然而,始终有人在为之努力并付出。由演员成功转型为出品人之后,高亚麟再放大招,集结半数喜剧界明星投拍军旅题材系列喜剧《伙头军客栈》。如果说,投资《人民的名义》是因为高亚麟的慧眼识珠;那么,投拍《伙头军客栈》,他更多的是凭借着一种“态度”,一份“执着坚守”。在他看来,这是他作为一个喜剧人,应尽的职责。

喜剧有态度

做认真的、有品质的、有情怀的喜剧

实际上,在高亚麟看来,电视市场上从来都不乏喜剧作品,但是“有品质的、有含金量的喜剧太少了”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筹拍《伙头军客栈》凭的是高亚麟的一份原始冲动。

“所以,我觉得应该有点儿好的,认真的、有品质的、有情怀的、有所表达的喜剧,让大家笑过之后有感触。所以,我觉得是时候做了。”谈起创作初衷,高亚麟如是说。

 

从《炊事班的故事》到《家有儿女》,从《搞笑一家人》再到如今的《伙头军客栈》,无论是作为演员还是导演,亦或是出品人,高亚麟始终都对喜剧情有独钟。作为旁人,很难说清楚这是性格如此,还是职业惯性使然。但是,高亚麟自己给出了答案。

在他看来,喜剧是一种对生活和生命的态度,它不光能让自己快乐,还能让别人快乐。“你不觉得这样挺有意义吗?我们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太阳,能把自己的光芒和温暖撒给每一个人。谁活着是为了让别人烦躁呢?”

在资本干预市场愈发严重的今天,高亚麟及他的嘉会义禾给了《伙头军客栈》最自由的发挥空间,也为它成为下一个爆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演员有态度

技术性工种 快一秒、慢一秒都不行

从曾经的盛极一时到如今的精品难现,情景剧的由盛而衰虽然让人猝不及防,但也算在情理之中。抛开资本干预和剧本创作不谈,情景剧的选角与收视流量之间的矛盾,也可以看做是它风头不再的关键因素之一。

是选择话题度高的小鲜肉、小花,还是坚持有舞台表演功底的专业喜剧演员?高亚麟的《伙头军客栈》给出了答案。毫不夸张的说,该剧几乎请来了半个喜剧圈。

《炊事班的故事》、《搞笑一家人》编剧徐君东倾情加盟;周小斌、姜超、毛孩、阿楠等联袂主演;闫妮、姚晨、沙溢、陈赫、张一山、杨紫友情客串……高亚麟坚持“不选最贵的,只选最合适的”。

因为,在他看来,影视剧演员和喜剧演员之间,几乎有着本质的区别。“影视剧是通过一个故事,诠释一个价值观。它只有一个男主角、一个女主角,其他人都是为这个价值观服务的。”高亚麟分析道,“而系列喜剧是通过一群人,无数个故事来诠释一个价值观。它的难度在于是写一群人,一个镜头有时候甚至需要捕捉10个人的表情神态。”

正因为此,喜剧表演其实非常考验演员的舞台功底,喜剧演员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个纯技术性的工种。超强的节奏感,需要在大量的舞台实践和小品实践中训练出来。如此一来,演出质量的好与坏,就与颜值、话题度无关。

采访中,高亚麟举例说:“比如张一山和杨紫,打小就演了300多集情景剧(《家有儿女》),舞台功底自然比其他的影视剧演员要好得多。这么说不是厚此薄彼,我更愿意把这个看做是一个‘体系’的问题,快一秒、慢一秒都不行。”

创作有态度 

编剧进组边写边拍 与影视剧创作大不同

对于系列喜剧,很多人都会有疑问:剧本中的每一个故事,都是一气呵成早就准备好的吗?其实不然,至少对于像《伙头军客栈》这样以“良心之作”自我要求的剧集而言,剧本的创作更多体现的是一份“匠人精神”。

众所周知,喜剧的创作,跟影视剧有很大不同,它对时效性的要求特别高。因为,只有当剧本内容最大限度地贴近当下热门话题和事件,才能让喜剧作品包袱和笑料显得更时尚和前沿。对于这一点,《伙同军客栈》也不例外。据高亚麟透露,《伙头军客栈》的剧本几乎一直是边拍边写的。

“实际上,剧本从去年就开始写了,编剧写了大量的故事,我们当时都觉得特别好。但是,当我们开拍的时候,发现很多故事已经过时了,又打回去重新写。”改到最后,编剧索性直接进组跟戏,与演员、导演随时随地沟通,以期完成最优质的剧本创作,达到最佳的喜剧效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伙头军客栈》由于传统意义上的情景剧有所不同。它在系列剧的基础上采用了一种新的叙事方式:以多条故事线的叙事模式来突出一个主体的世界观,融合喜剧风格,为观众带来观剧新体验。这不仅在喜剧层面是一种新的尝试,也是一种新型的系列剧演绎方式。如此大胆的尝试与探索,对主创人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而这份“匠人精神”,或许将开创中国戏剧的新纪元。

投资有态度

没有门派全凭趣味 一展军人情怀

从演员转型为出品人之后,高亚麟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投资项目就是《人民的名义》。可以预见的是,单集破8的收视率,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中国电视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。

就当所有人都以为高亚麟将转战大制作战场时,《伙头军客栈》的出现着实让人吃了一惊。用“不走寻常路”来形容高亚麟的投资理念,真的一点也不为过。从反腐题材到军旅喜剧,高亚麟始终对“无人区”兴致盎然。

不过,对于这样的说法,高亚麟自己却不置可否。“我的风格确实比较诡异。我一直秉承的一个原则是:人无我有、人有我精、人精我换。但归根到底,我更看重个人的趣味。我觉得这东西好,我就做,而且绝不糊弄。”

《伙头军客栈》则毫无疑问是高亚麟个人趣味的集中展现,这是国内首部反映退伍军人的影视作品。军人出身的他认为,退伍军人在当前的中国,是一个极少受到关注的特殊群体。军旅生活培养了他们“若有战,召必回,军魂永不灭”的价值理念。而当他们退伍回归普通人的生活,必将价值观和生存方式的双重冲击。高亚麟希望,通过《伙头军客栈》一个又一个喜剧故事情节,折射出退伍老兵的执着与坚持,表达出一种全新的社会认知,为退伍老兵这一社会化问题提供新的思考。